法治新闻网贷公司“先予仲裁”的“法律武器”不灵了

发布时间:2018-06-14 21:41:58

法治新闻网贷公司“先予仲裁”的“法律武器”不灵了

  近日,最高法根据广东省高院的反映作出《关于仲裁机构“先予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立案、执行等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

  批复明确,网络借贷合同当事人申请执行仲裁机构在纠纷发生前作出的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执行申请。此批复将于6月12日施行。

  据介绍,2018年4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反映,2018年以来,大量当事人持“先予仲裁”申请人民法院执行,大多是网络借贷合同纠纷。对“先予仲裁”裁决的性质、应否执行、如何执行等法律问题,各地法院存在较大分歧,法律适用标准及处理情况不统一,亟待释明。

  什么是网络借贷合同“先予仲裁”?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介绍,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由于金融监管政策原因,P2P网贷平台自身被禁止提供增信措施,有些网贷平台就通过引入仲裁,为借贷交易的信用背书。部分仲裁机构为拓展仲裁业务而创新出“先予仲裁”,服务对象主要是大型网贷平台,借款人是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网民,金额一般为数百元至数万元。该负责人表示,概括来看,这种模式为确保今后双方履行确定的权利义务,保障将来权益得以实现,避免之后再去仲裁或者诉讼带来的麻烦,当事人在签订、履行网络借贷合同且未发生纠纷时,即请求仲裁机构依其现有协议先行作出具有约束力和执行力的法律文书,包括仲裁调解书和根据调解协议制作的仲裁裁决。部分仲裁机构近年受理此类案件数量达到百万件。

  明确网贷纠纷中仲裁违反法定程序的两种具体情形最高法在批复中明确,当事人申请人民法院执行仲裁机构根据仲裁法作出的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人民法院经审查,符合民事诉讼法、仲裁法相关规定的,应当依法及时受理,立案执行。但是,根据仲裁法第二条的规定,仲裁机构可以仲裁的是当事人间已经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因此,网络借贷合同当事人申请执行仲裁机构在纠纷发生前作出的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执行申请。

  批复中规定,下列情形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三项规定的“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

  一、仲裁机构未依照仲裁法规定的程序审理纠纷或者主持调解,径行根据网络借贷合同当事人在纠纷发生前签订的和解或者调解协议作出仲裁裁决、仲裁调解书的;

  二、仲裁机构在仲裁过程中未保障当事人申请仲裁员回避、提供证据、答辩等仲裁法规定的基本程序权利的。批复明确,前款规定情形中,网络借贷合同当事人以约定弃权条款为由,主张仲裁程序未违反法定程序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解读批复“调解、和解协议,是当事人为解决纠纷而达成的一致意思表示。”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说,“仲裁庭没有审理合同履行的事实,没有听取当事人在纠纷发生后的意思表示,而是按纠纷发生前预设的调解、和解协议内容,径行作出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不仅剥夺了当事人的基本程序权利,而且影响正确、公正裁决。所作裁决或者调解书也不是当事人关于和解内容的真实合意,应当认定为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裁定不予执行。”针对第二类仲裁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该负责人解释道,“我们认为,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因此,合同法规定格式条款不得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该负责人说,“同理,仲裁协议中通过格式条款排除当事人申请回避、举证质证权利乃至仲裁裁决不予执行抗辩权利等法律赋予的基本程序权利,该格式条款无效。”该负责人表示,考虑到上述两种情形比较复杂,人民法院在立案时很难判断,一般应在立案后按照民事诉讼法、仲裁法及有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程序进行司法审查,作出裁定。该负责人还表示,无论是网络借贷合同纠纷,还是其他合同纠纷、财产权益纠纷,在人民法院对其仲裁裁决进行司法审查时,适用法律的尺度应是一致的,故批复规定,其他合同纠纷、财产权益纠纷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执行案件,适用本批复。他说最高法执行局负责人称,仲裁的本质在于有争议或者纠纷实际发生,无争议即无仲裁,仲裁的启动必须以实际发生争议为前提。从“先予仲裁”案件特点看,当事人间只是存在发生纠纷的可能性或者风险,仲裁机构在纠纷未实际发生时,事先直接径行作出给付裁决或者调解书,脱离了仲裁的基本原理和制度目的。因此,认为此类文书虽然名为仲裁裁决书、调解书,但不是民事诉讼法、仲裁法意义上的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其性质类似于对合同进行见证。对这类所谓的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强制执行,缺乏法律依据。明确“先予仲裁”是与非统一仲裁司法审查尺度我国仲裁法意义上的仲裁,是解决民商事纠纷的一种方式。因此,仲裁以民商事争议或者纠纷的实际发生为前提,无争议或者无纠纷,即无仲裁。然而,近期一些网络借贷平台在金融监管政策禁止其提供增信措施的情况下,通过引入仲裁为网络借贷的信用背书,于是就出现了所谓的“先予仲裁”。大体情形是,当事人签订网络借贷合同而未发生任何纠纷前,仲裁机构就预先作出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还有的虽已发生不履行合同的情况,仲裁机构未进行审理或者主持调解,就根据实际发生纠纷前,随网络借贷合同签订的调解、和解协议作出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

  当事人持存有这类情形的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人民法院是否应当支持?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多数观点认为,“先予仲裁”背离仲裁解决纠纷的本来意义,违反仲裁法有关规定,违反法定仲裁程序,不应立案执行。司法实践中,地方各级人民法院面对这类纷至沓来的执行申请,裁量尺度不一。有的予以执行,有的则不予受理、不予执行。尤其是个别法院裁定不予执行的理由欠当,争议很大。这种情况下,最高人民法院针对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相关请示,深入调研,广泛征求各方面的意见,根据现行法律规定作出批复,明确规定,申请执行仲裁机构先予纠纷发生前作出的仲裁裁决或者调解书的,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驳回执行申请。同时,批复还规定应当认定仲裁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两种情形。批复在坚持法治思维的同时,还对支持互联网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进行了充分的政策考量,力争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健全完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长期以来,人民法院坚定不移、一以贯之地支持仲裁事业的健康发展,积极推进以仲裁方式化解矛盾纠纷,尊重和维护仲裁裁决的终局性和执行力。毫无疑问,批复仍然秉持这样的司法态度和理念。我们有理由相信,批复的施行,对引导仲裁规范运行及仲裁事业的健康发展,统一仲裁司法审查的尺度,促进有关执行案件的解决将发挥重要作用。来源:东方网